<source id="umodd"><nav id="umodd"><strike id="umodd"></strike></nav></source>
      
      
    1.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span></cite>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var id="umodd"></var></span></cite>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span></cite>

      1. 遼中縣古典主義音樂學習組

        此時無聲 | 尋找缺失的憂郁鋼琴詩人顧圣嬰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


        顧圣嬰演奏舒曼作曲、李斯特改編的歌曲《奉獻》


        如果大家有時間可以先看一下上面的視頻,在顧圣嬰鋼琴伴奏下,用4分鐘的時間通過一些珍貴的照片,回顧、認識這位“鋼琴詩人”短暫的一生。


        本文主要參考:《中國鋼琴詩人顧圣嬰》、《讀書》雜志 2010年第6期趙越勝先生文章等資料編寫,在此表示感謝。本文主要照片摘錄自“網易”圖集及“過客”,在此表示感謝。



        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海外稱傅聰、劉詩昆、顧圣嬰、李名強、殷承宗為“中國鋼琴五圣手”(稍后這個名單里加上了鮑蕙蕎)。劉詩昆的“狂”(剽悍)、顧圣嬰的“秀”(溫婉)、李名強的“木”(本色)、殷承宗的“死”(用功)和鮑蕙蕎的“嬌”(嫵媚),在國內外聲名遠播。顧圣嬰更是在六個人中,獨領風騷,被認為是最有才華的一位。


        顧圣嬰(右二)、李明強(左一)、劉詩昆(坐者)、殷承宗(右一)

        ?


        在五六十年代的鋼琴家中,顧圣嬰的教育背景有些特殊。她出身江南名門,其遠祖可溯至東吳名相顧雍。顧家書香門第,父親顧高地先生乃博學儒雅之人,抗日戰爭中任國民黨國際問題研究所京滬區少將主任,母親秦慎儀大同大學畢業后,又去東京女子音樂學院深造。

        ?

        顧圣嬰,不該被忘卻的記憶。顧圣嬰,不該被忘卻的記憶。


        顧圣嬰一家合影:左起父親顧高地、母親秦慎儀、顧圣嬰、弟弟顧握奇

        ?


        顧家與傅雷先生系通家之好。傅雷先生曾編輯古籍文獻中百余篇適合幼小銜接寒假班的文字,手抄為冊,贈送顧圣嬰閱讀,還給年幼的顧圣嬰介紹鋼琴老師。

        ?

        顧圣嬰1937年7月2日生于上海,年幼時就顯露出音樂天賦。剛滿月的顧圣嬰躺在搖籃里,媽媽放唱片,她馬上就安靜地睡著了。當一曲終了,媽媽換唱片時,她就左顧右盼,不安起來,當音樂重新響起,她又安靜了。媽媽驚奇不已,把這一發現告訴親戚朋友,并屢試不爽。

        ?

        顧圣嬰3歲學琴,5歲進中西女中附小鋼琴科學習。9歲時得中西小學琴科主任印貞藹輔導,技藝大進。當時從中西女中鋼琴科畢業的學生,一畢業就具備當鋼琴老師的資質,可見中西女中教育質量之高。


        在中西女中求學時的顧圣嬰

        ?

        1940年中西女中琴科畢業生程瑛麟鋼琴匯報演出



        學琴之外顧圣嬰還喜書法、繪畫,并廣閱中外文學名著,籍此豐富鋼琴演奏藝術。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趙楓曾贊嘆:像顧圣嬰那樣能欣賞八大山人詩畫的鋼琴家鳳毛麟角。

        ?

        顧圣嬰小學三年級獲上海市鋼琴比賽第一名,又先后師從上海音樂學院楊嘉仁(李斯特的再傳弟子)教授、李嘉祿教授學習鋼琴,馬革順教授學習音樂理論,沈知白教授學習音樂史,文學則受惠于翻譯家傅雷。


        ?

        1953年,16歲的顧圣嬰開始登上音樂舞臺,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演奏肖邦《f小調第二鋼琴協奏曲》大獲成功。第二年她17歲,考入上海交響樂團擔任鋼琴獨奏演員。

        ?

        顧圣嬰自幼所受的音樂教育和鋼琴訓練,其正統和純粹性在那個年代是絕無僅有的,她純正的“血脈”和早慧的天資造就了一個無可替代的鋼琴天才。

        ?

        都說顧圣嬰手下的肖邦溫婉秀麗,像刮過春天的風一般輕盈、自然、流暢、清新。就像劉詩昆描述的那樣,她的鋼琴展示的是“輕功”,秀麗澄明的音色、輕巧快速的觸鍵、宛如珠走玉盤。


        肖邦,19世紀波蘭著名作曲家、鋼琴家,被譽為“浪漫主義鋼琴詩人”

        ?

        ?

        顧圣嬰在匈牙利演奏后,一個樂評人寫道:她演奏肖邦的作品,帶有女性特有的細致纏綿,哀怨凄沉的情斂,然而有時也強韌有力,顯示著光明和希望。此說可謂抓住了顧圣嬰演奏的另一個特征:內在的深沉與韌性。一旦作品需要英雄氣概,她能一掃柔弱,展示男性的悲哀與豪邁。

        ?

        李嘉祿教授曾經贊美顧圣嬰:一個女孩子,琴彈得這樣明澈豐滿……演奏得那么熱情奔放,幾乎有貝多芬作品那樣的氣勢了。


        顧圣嬰,不該被忘卻的記憶。顧圣嬰在香港新華社山頂別墅與夏里奧(猶太籍鋼琴家)交談中

        ?


        除了天賦,顧圣嬰的刻苦也是大家交口稱贊的:

        ?

        ■ 已故指揮家李德倫曾憶述顧圣嬰:


        1957年,顧圣嬰去莫斯科參賽,我當時在莫斯科留學,每天都從學校往中國代表團的駐地跑。我發現顧圣嬰原來是個拚命三郎,她練琴一般從早晨開始,一直練到下午,中午不吃飯。


        我對她說,小顧你這樣不行呀,不吃飯怎么行,但她不聽我的,依然沒日沒夜地練琴。我沒有辦法,只好拉她出去吃飯,或者買好飯給她吃。但飯常常是擱在那里涼了...

        ?

        ■?在莫斯科中央音樂學院學習時,顧圣嬰的老師克拉夫琴科教授說:


        顧在每一堂課上,都以自己的成績使我感到驚訝。她每天彈奏10到12小時;她一年學會的作品,至少比我們音樂學院最用功的學生,學會的樂曲多一倍。

        ?

        ■?著名鋼琴家周廣仁曾經回憶道:


        一九六二年,我們一起參加了中國青年音樂家演出團赴香港和澳門演出,天天生活在一起,我常被她的勤奮所感動。每天她練完琴,就像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全身濕透了。


        她有一種分秒必爭的精神,有非凡的記憶力,她能做到看譜背譜,不一定要通過彈奏來背一首樂曲。所以她利用一切時間來學習,我們在火車上旅行的時候,她總在看樂譜 “練琴”。

        ?

        顧圣嬰的刻苦,正如肖邦說的:我每天努力練琴十幾個小時,最終世人用天才兩個字總結我所有的汗水。


        1960年2月14日,顧圣嬰、李名強赴波蘭參加肖邦比賽前與克拉芙琴柯合影

        ?


        后來,經丁善德先生推薦,在洪士硅先生幫助下,顧圣嬰北上師從蘇聯專家塔圖良和克拉夫琴科,開始了一段頗有收獲的學習歷程。

        ?

        1956年,19歲的顧圣嬰參加世界青年聯歡節鋼琴比賽,獲得金獎。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人在國際音樂比賽中奪得的第一個金獎,四十多位評委一致認為她的演奏堪稱奇跡。

        ?

        匈牙利的評論家說:她給貝多芬的樂曲注入了魅力和詩意,在聽眾面前表現了巴赫的嚴肅、舒曼的豐富和德彪西的澄明和優美。保加利亞的評論家說:她的演奏著重詩意和發自內心的感受… 肖邦的樂曲在她的手下呈現出不可再現的美。


        ?

        更有國際權威評論稱她是“天生的肖邦演奏家,真正的鋼琴詩人”,是“高度的技巧和深刻的思想性令人驚奇的結合”。


        顧圣嬰榮獲第十四屆日內瓦國際音樂比賽女子鋼琴金獎時的頒獎儀式現場

        ?


        1958年,還是在克拉夫琴科指導下,顧圣嬰參加日內瓦第十四屆國際音樂大賽。大賽有36個國家,100多位選手參加,高手云集。最后顧圣嬰不負眾望,力壓群雄,獲得女子組金獎,與她并列獲得男子組金獎的,就是當今樂壇的鋼琴大師波里尼(pollini)。

        ?

        其實早顧圣嬰一年,1957年獲得日內瓦國際音樂大賽女子組桂冠的,是阿根廷鋼琴家阿格里齊,她被譽為當今最杰出的鋼琴家之一。無疑,當時顧圣嬰已躋身世界最有前途的鋼琴新星之列。

        ?

        日內瓦獲獎后,顧圣嬰接受波蘭政府之邀,在波蘭展開巡回演出。在華沙,顧圣嬰獲贈波蘭政府珍貴的禮物——肖邦的石膏手模。


        一直以來,波蘭政府將肖邦臨死時,制作的左手手模作為最珍貴的禮物送給在國際鋼琴大賽中獲得最高獎的選手。圖為波蘭政府文化官員與顧圣嬰(左一)親切握手

        ?

        顧圣嬰在訪問波蘭時,波方為表彰顧圣嬰在演繹肖邦鋼琴作品方面的突出成就,特別贈送給顧圣嬰一尊肖邦左手的石膏模型(殘缺部分為“文革”時期被損壞)



        1960年,顧圣嬰從中央音樂學院畢業。1964年,她在比利時獲得“伊麗莎白皇太后國際鋼琴大賽”大獎。隨后,她赴莫斯科參加柴可夫斯基音樂大賽,卻鎩羽而歸。


        1964年,比利時伊麗莎白皇太后接見各國參賽獲獎選手(右二為顧圣嬰)

        ?


        倪洪進先生回憶,在莫斯科準備比賽時,一天她和顧圣嬰去莫斯科音樂學院小賣部吃早餐。顧收到一封信,讀后便哭了。后來倪先生知道,顧圣嬰從信中得知,她父親因為潘漢年案的牽連,被判了二十年徒刑,發青海勞改。

        ?

        顧圣嬰因此情緒極度波動。試想,背上這樣沉重的包袱,又如何能應付一場重大的國際比賽?這“情緒的極度波動”,在殷承宗先生的回憶中得到證實。殷先生回憶:她這次比賽失利,主要是家庭不幸,她在莫斯科準備時,曾哭暈過。??

        ?

        不難想象,自父親顧高地1955年夏被捕,至1958年被冤判,這三年間,顧圣嬰每日心中懷著怎樣的希望,但這希望終于破滅了。自此,顧圣嬰的心靈生活和精神世界就變成雙重的。

        ?

        她在心靈深處留一塊凈土,珍藏她的財富,這些財富只展現在她的演奏中,她只通過大師們的音符,特別是肖邦的“藍色音符”(note bleue)訴說自己。

        ?

        劉詩昆先生察覺到顧圣嬰有苦難言的心境,他回憶道:我經常在她的琴聲中感受到她的憂郁。我幾次問她,顧圣嬰,你是不是感覺很不開心?她總是對我憂郁地微微一笑,說:我有什么開心的呢?



        人們常說“憤怒出詩人”,卻不知憂郁更出詩人。顧圣嬰演奏肖邦時那種憂傷是學不來的,它是靜靜流淌在自己心間的幽泉,嗚咽嗚濺,只有自家心知。她在肖邦那里找到了自己的家園。?

        ?

        肖邦愛波蘭,痛恨俄國對波蘭的奴役。在肖邦的音樂中,縈繞著鄉愁和反抗情緒。我們可以感受到,一顆高貴的心靈,在野蠻強力的欺凌侮辱下,那種痛徹肺腑的恥辱感。

        ?

        肖邦痛恨這種專橫,渴望復仇,又明知反抗的結果必是毀滅,這種無力感使他更覺屈辱。肖邦看著自己民族屢遭強權瓜分,那種絕望與悲哀,也許顧圣嬰理解的比任何人都透徹。


        顧圣嬰(左一)、劉詩昆(左二)



        看顧圣嬰頎長的身材、清秀的容顏,演奏時憂郁的目光,會想起杜甫詩句“日暮依修竹,天寒翠袖薄”。何以會有這種感覺?她父親入獄,母親無業,弟弟患病,顧以一人之力,支撐全家,更有作為鋼琴家的日??嗑?。這些擔子壓在她瘦弱的身上,讓人有不勝苦寒的感覺。

        ?

        鮑惠蕎先生感嘆道:圣嬰活得太累,太苦了!她是一個“把自己的痛苦藏在心底的人”。

        ?

        由于父親被冤判,顧圣嬰已淪為“殺關管子女”。這個符號標志著某些人,因上輩中有人被“殺掉、關押、管制”而身負“原罪”,淪為“賤民”。他們前途暗淡,舉步維艱。

        ?

        當時,對他們的基本政策是“有成分,不唯成分,重在政治表現”。就是說,你若想擺脫“賤民”地位,則必須認同主流意識,并且格外努力表現。



        當時在中國,個人再有才華,在組織面前也等于零。在這種社會政治環境中,顧圣嬰的卓越才華和她的賤民地位強烈沖突,并決定了她今后的行為模式。


        她積極靠攏組織,以努力成為一個革命者來洗刷她的原罪而葆有她的藝術。 這種努力有些效果,她在日記中記下別人對她的肯定:知我是團干部,說我這幾年特別賣力,某些地方趕過別人了。


        顧圣嬰1958年加入中國音樂家協會,隨后,加入共青團,初步擺脫“賤民”地位。但前述沖突依然存在,只是變成了她個人的心理沖突。她已是“組織的人”,當然認可組織的正當性。但判父親人獄的不也是“組織”嗎?相信組織,就要相信父親是有罪的,但“自我”卻絕難認同。對父親出于本能的愛,同組織的判定相沖突。

        ?

        顧圣嬰安身立命之所是她的鋼琴藝術,而這也只在組織的關懷下方能存在。在以“階級斗爭”為社會活動杠桿的形勢下,個人唯一的依靠就是“站好隊”,尤其當你不是本階級的人,這個階級卻寬宏地收容你,便自然會“感恩”了。



        顧圣嬰1964年參加伊麗莎白女王國際鋼琴比賽的日記,可以看出藝術與政治的沖突怎樣折磨著她。當她知道參賽者的情況后,便斷定“美蘇選手是強敵”,命令自己“為了祖國,為了人民… 應該記住,彈好琴就是我運用了我的武器,也就是為革命服務,為政治服務”。

        ?

        顯然,顧圣嬰并未把參加比賽當做深入鋼琴藝術的機會,而把它當做一場國際政治斗爭。顧圣嬰到比利時后,每天都記下身體的各種不適,頭昏、抽筋、噩夢、手臂疼痛,這顯然和心理壓力有關。她為自己加壓,竟認為“全國六億五千萬人民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這豈是她那脆弱的身體和心靈所能承擔?



        5月3日,在比利時比賽間隙,顧圣嬰得空在櫻花林中散步,自然喚醒了她被壓抑的本能:略聞草香泥土氣,心情為之一爽,什么時候我能整天在這樣的環境中輕松一下呢?…?我太喜歡這樣的天地了,我能不能懷著這樣的心情上臺比賽呢?在自然懷抱中,她意識到自己需要一種輕松的心情上臺。

        ?

        隨后,因為一位負責接待她的比利時老太太“擁抱和吻了我,給我力量,我差點流淚了,的確心在那一刻發熱了,我得到了力量”。這個力量并非來自“政治斗爭、祖國榮譽”,而是來自人性之愛。第一輪比賽她彈得相當成功。??

        ?

        第一輪賽后的清晨,顧圣嬰到林中散步,她在日記中記錄到:晨間的陽光透過樹叢,形成各種色調、氣氛。林中各種蟲聲鳥鳴極悅耳,對ballade有大啟發。如老太太所說,我彈得不夠詩意,不夠liberty。詩意與自由,這是藝術的生命之源啊。但她多半時間卻無暇顧及。

        ?

        閱讀顧圣嬰比利時比賽歸國后的演奏日記,可以看出形勢變化,劫難的巨輪開始滾動,它將碾碎顧圣嬰脆弱的生命。



        1964年下半年開始,顧圣嬰愈來愈少演奏古典作品,音樂會中占主導地位的是那些時新作品,《翻身的日子》、《高舉革命大旗》、《唱支山歌給黨聽》、《隨時準備戰斗》… 她的演出場所也離開音樂廳,搬到上海重型機械廠鑄造車間。

        ?

        但顧圣嬰對這些和音樂藝術無關的曲目也努力去彈,并記下筆記,分析得失,從中能感到她的焦躁。由于政治學習時間太多,她已無法練琴,她焦急地發問:演奏要不及格了,如何是好? 該練琴呢? 何時能練琴?在工廠中可練琴,但時間何在?

        ?

        9月27日上海重型機械廠演出結束后,她焦慮地發問:以后演出用什么曲目呢? 是個大問題呢!對顧圣嬰而言,這是個生死攸關的問題。在1965年最后一則演出日記中,她明白大勢已去,“總想學些新的,不過看來可能性不大”。她腳下生存的板塊開始漂移。?

        ?

        階級斗爭的火焰終于燒向了顧圣嬰。1967年1月的最后一天,又是一場批斗會,顧圣嬰被拉到臺上,被定性為白專典型、里通外國的叛徒、修正主義分子、歷史反革命的子女……一頂頂大帽子飛向顧圣嬰,造反派們讓她回去,準備第二天接受專場批判。

        ?

        上海音樂學院在文革中有十七個教授“非正常死亡”。以死抗爭的有:楊嘉仁教授和妻子程卓如(上海音樂學院附屬中學副校長),夫妻二人被批斗后,先是吞服了安眠藥然后開煤氣自殺;鋼琴系主任李翠貞教授1966年開煤氣自殺;音樂理論家沈知白教授1968年自殺;管弦系主任陳又新教授1968年跳樓自殺…


        傅雷一家


        ?

        1966年9月2日的夜晚,傅雷夫婦先后在家自盡。翻譯大師之死,無疑給了顧圣嬰和家人自我了斷的暗示。1967年2月1日,那個陰冷的凌晨,顧圣嬰也走了。?

        ?

        據黃石先生(網名:三阿姐拉老公,《江蘇路285弄》文章作者)記載,1967年2月1日,愚園路749弄的原區中心醫院。凌晨三點左右,救護車呼嘯而來,抬下來三副臟兮兮的帆布擔架,放在急診室的地上。擔架上的兩女一男已經氣息全無。

        ?

        那個男的抬進來的時候,右手不合常理地前伸,很觸目。天很冷,沒多久,人就呈僵硬狀態。人們認出那個年輕的女性是顧圣嬰。她面容慘白,頭發塌在地上。片刻,醫生寫好死亡鑒定,三副擔架由護工推到太平問去了。三具尸體匆匆燒了,骨灰未存。另外兩個死者是媽媽秦慎儀,弟弟顧握奇,他們三個人是開煤氣自殺的。


        顧圣嬰與俄羅斯藝術家克拉夫琴科教授

        ?


        顧圣嬰以為她的政治原罪,在十幾年的努力表現下,已救贖在望。組織已和她談及入黨問題。她完全信賴那些代表組織出面和她打交道的個人(比如丁善德)。但轉眼間他們亦被打翻在地。救贖者變成罪人,救贖再無可能,顧圣嬰看不到希望。?

        ?

        顧圣嬰是自殺的。顧圣嬰選擇自殺,正因為她的生命“已不再適應任何現實的價值”。顧圣嬰說,心靈的英勇是活,軀體的英勇是死。當她知道自己的心靈已無勇氣承擔“鋼琴詩人”的職責時,她便選擇了軀體的英勇。

        ?

        顧圣嬰自殺前的下午,她的鋼琴老師李嘉祿教授,遠遠地和她走了個對面,看到顧圣嬰心事重重,步履沉重,緩緩走來,本想上前打個招呼,但因想到自己同樣被動的處境,躊躇了好一會兒終沒有上前搭話。第二天上午傳來顧圣嬰棄世的噩耗時,李嘉祿教授痛惜無比,后悔莫及。很多年后,只要一提起此事他都悔恨不已,熱淚盈眶。


        顧圣嬰在紀念肖邦誕辰150周年音樂會上演奏

        ?


        1977年,顧高地先生自青海勞改營釋放,滿懷對家人的期盼回滬,等待他的竟是一個殘酷的消息,他的親人們早在十年前就撒手人寰。顧先生知此消息,一夜須發全白。

        ?

        后在義女蔡蓉曾女士陪同下,前往萬安公墓尋找親人遺骨無獲,慟哭失聲,哀動墓園。此后,顧高地在自己興國路41弄2號303室寓所,專門辟出一間房間,收集愛女遺物,辦成顧圣嬰紀念室。

        ?

        每天晚上,老人都會來這間屋中一坐,夜幕四垂,青燈如豆的岑冷孤寂中,和愛女交談,聽愛女演奏,直到1990年,老人也走了。據說獨居的老人家里養了3只貓,是不是代表離世的3位親人?我想應該是的。


        1988年顧圣嬰的恩師俄羅斯藝術家、鋼琴教授克拉芙琴科專程到上海拜會顧圣嬰父親顧高地,并瞻仰顧圣嬰紀念室(左起顧高地、蔡蓉曾、李名強、克拉芙琴科)

        ?


        克拉夫琴科教授說到顧圣嬰,老太太落眼淚,進而哭得十分傷心。她拿出一本相冊,很多顧圣嬰和她在一起的照片,有些在鋼琴旁,有些在花園里,還有在演出場合,有不少和劉詩昆一起的三人照,當時顧圣嬰、劉詩昆就住在克拉夫琴科家里。顧圣嬰的死訊,她是在文革結束,中蘇重修舊好后才知道的。她說她失去了女兒。她難以想象輕盈瘦弱的顧圣嬰年紀輕輕就走掉了。


        顧圣嬰與鋼琴家周廣仁攝于北京動物園

        ?


        2001年《中國鋼琴詩人顧圣嬰》一書出版,發行僅有 5000 冊??傤檰柺窃醒胍魳穼W院的院長趙楓,主編周廣仁教授,副主編里還有鮑蕙蕎的名字,想來這些鋼琴界的名人大家是認得的。



        顧圣嬰,這顆美麗的星,從音樂的天空上,飄然墜落。肖邦的手模,破損了;鋼琴的樂章,斷裂了。她,不能接受無理的羞辱和來日的瘋狂。因此,她走了,沒有任何留戀。英才早逝,不只是時代的悲劇。

        ?

        多年后,在為楊嘉仁等十位教授舉行的平反大會上,時任上海音樂學院院長的賀綠汀泣不成聲地說:我們再也找不到這樣忠于音樂教育事業的杰出人才了!我想這句話同樣也適用于顧圣嬰。


        ?

        如果顧圣嬰還活著,今年應該快要81周歲了。



        顧圣嬰生前因工作與學習成績顯著曾多次被共青團上海市委表彰。圖為獎狀之一

        點擊文末閱讀原文查看更多顧圣嬰相關照片




        ↓長按此碼贊賞↓


        舉報 | 1樓 回復
        女人睡多了男人的征兆
          <source id="umodd"><nav id="umodd"><strike id="umodd"></strike></nav></source>
            
            
          1.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span></cite>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var id="umodd"></var></span></cite>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span></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