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umodd"><nav id="umodd"><strike id="umodd"></strike></nav></source>
      
      
    1.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span></cite>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var id="umodd"></var></span></cite>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span></cite>

      1. 遼中縣古典主義音樂學習組

        【青年鋼琴家“段召旭”博士】詩意與哲理的境界——李斯特訪談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近幾天的音樂界外行與內行之爭的問題,其實早在一百多年前男神李斯特就已經給出了準確、明確、清晰的答案,真是字字珠璣、拳拳到肉!

        這是一個自訪談以來最激動人心的日子,因為史上最帥、最有魅力、人氣最高的鋼琴男神——弗朗茲·李斯特來到了我的琴房??!他本人比傳聞和畫像上更加瀟灑,風度翩翩。而作為一位音樂史上有名的飽學之士,他在回答我的問題時,對于音樂、音樂家、音樂表演、音樂教育和音樂評論等話題都表現出了深刻的洞見,口若懸河、侃侃而談,其論述充滿思辨精神和理論高度,每一部分幾乎都可展開成一篇論文。令我特別驚訝的是,李斯特大人所描述的音樂生態和觀點看法,放到今天竟然似乎也不顯過時。

        ?

        Q(訪問者):您是一位不多見的有大量論著的作曲家和演奏家,首先我非常想聽聽您對于內心熱愛的音樂藝術的看法。

        L(李斯特):我想說,除了哲學外,沒有任何藝術、任何科學可以像音樂那樣有權去夸耀它那如此光榮的過去、它那如此古老和絕妙的綜合能力。如果我們追溯至最古老的時代,我們便會發現最著名的人物、最受尊敬的哲學家和立法官都曾在音樂的策源地前拜倒。

        ?

        Q:那么您如何定位音樂家?

        L:要知道,在古希臘時期,受尊崇的音樂家都是第一流的詩人、哲學家和演說家,是那種靠思考和研究去掌握這門科學的人,而不是那種僅靠奴隸般地運用其手指和嗓子去表演音樂的人。然而后來的音樂家大部分是培養來表演音符和一些歌曲旋律的人,人們不把他們視為偉大的哲學家,他們也幾乎不感到羞恥。所以我根據音樂家的品行將其劃分為藝術家和匠人兩類。對人類進步的揭示、為了既定目標不惜遭到嘲笑和嫉妒、付出最痛苦的犧牲和忍受貧窮,這些是任何時代真正藝術家的遺產。而對于匠人來說,只要能夠充實他那至高無上的自我、對虛榮心和小宗派可憐的滿足,就已經足矣。他們高談闊論、掙錢、讓人大加贊揚。觀眾有時就是受其愚弄的一部分人,這就是他們干的。

        ?

        Q:成為什么樣的音樂家似乎同音樂教育的理念息息相關。

        L:是的。大多數的情況是這樣,一個年輕人受了富有詩意和虛幻的夢境的誘惑,從自己的家鄉來到首都,以求培養自己相當突出的才能。我們假定,命運對他特別厚愛,在考試中戰勝了對手,得到了稀有的恩寵,被錄取進音樂學院。之后我們看到他把自己關進琴房,為了得到技巧上的表現而從早到晚刻苦用功,身心俱疲。每星期他用四分之三的時間上課、彈奏某種樂器,到最后他也并不了解在藝術上自己在干些什么,或者說為什么要這樣干、為什么要那樣干。

        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他與優秀藝術家簡直無緣,他看到的只是冷漠,內心充滿怨恨、無知和疲乏。經過三至四年,在耗盡了他微薄的財產,心力交瘁之后,在他徹底把自己搞糊涂之后,有一天他的老師對他說:學業到此結束了,他是一個生活有保障的人了——一個“藝術家”。

        這是多么辛辣的嘲弄!之后他會發現,舉辦一場音樂會所碰到的多重障礙和通常是微不足道的收入使大多數藝術家只好對此計劃忍痛割愛。他剩下的出路就是做出讓步并忍受屈辱,從別的藝術家手中奪走一些需要人給舞會伴奏的顧客。如果有一位好心的市民考慮到他品行良好,請他參加午餐會,并明確規定他可以坐在最外面的餐桌旁、演奏一首旋律去伺候他可愛的主人,那他已經夠幸運了。這就是我那個時候職業音樂演奏這個階層的代表。

        ?


        段召旭 繪


        Q:您的很多部傳記都提到了您在童年時代被巴黎音樂學院拒之門外,您是否愿意談談這件事情?

        L:好的。那時我的父親對我說:“弗朗茲,你現在應該進音樂學院,在名師的保護和指導下學習?!庇谑俏覀冊诘竭_巴黎的當天就趕往巴黎音樂學院院長凱魯比尼處。我隨身帶了一封梅特尼西侯爵熱情洋溢的推薦信。

        經過了一刻鐘惴惴不安的等待之后,辦公室的仆役打開了校長室的門,并示意我們進去。在這九死一生的瞬間,我仿佛受到一股強大力量的驅使,快步向凱魯比尼走去并吻他的手。但一下子,我突然想到,這在法國也許是不禮貌的,我的眼睛充滿了淚水。我不知所措,十分害羞,不敢再睜眼去看這位敢公然頂撞“拿破侖”的作曲家,我竭力不漏聽他說出的任何一句話、他的每一次呼吸。

        凱魯比尼首先就告訴我們巴黎音樂學院規定拒絕任何外國人入學。這對我真是晴天霹靂!我渾身顫抖。盡管如此,我和父親仍然在懇求。我甚至說:“請拿出一點喂狗的食物讓我充饑,至少允許我用小孩從桌上掉下的面包屑糊口吧!”然而規章制度是無情的,我絕望了,我覺得似乎失去了一切,甚至我的名譽,我不指望再得到任何幫助。

        Q:歷史證明您的這段經歷是這所音樂學院及凱魯比尼本人的黑歷史。

        ?

        Q:我們都知道,您是樂圣貝多芬的第三代傳人,貝多芬曾欣賞過您小時候的演奏,并發生了著名的“貝多芬之吻”。我非常希望聽您回憶一下當時的情況。

        L:那場“藝術洗禮”我永生難忘。那是在1822年的一次私人聚會,我在貝多芬的面前進行了演奏,他聽后深受感動,親吻了我的額頭對我說:“繼續吧,你這天之驕子,你將帶給許多人快樂喜悅,這實在是最好不過的事?!边@些話我一直記在心里。


        Q:那么您對您這位祖師爺的創作如何看待?

        L:我認為對我們音樂家而言,貝多芬的作品就如同引導以色列人穿越沙漠的煙火——煙柱在白晝引領我們,而火柱則在黑夜照亮方向,使我們在日夜都得以前進。

        ?

        Q:您把鋼琴改編曲提高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并且直到今天都深遠地影響著這一體裁的創作。根據記載,您在演奏其他作曲家的作品時,還常常會即興進行改動和添枝加葉,是這樣嗎?

        L:我常常不僅公開地、而且也在沙龍中演奏貝多芬、韋伯和胡梅爾的作品。結果很多人評論我的樂曲“選得很糟”。所以我十分慚愧地承認,為了博得那些總是很慢才能理解美好崇高的東西的觀眾喝彩,我毫無顧忌地改動了作品的節拍和思想,我甚至輕率地加上了一些段落和華彩段。而這些當然能保證我獲得無知者的掌聲,并把我引上了這樣的道路。不過幸好我很快就又離開了它。

        ?

        Q:您的《帕格尼尼練習曲》使得您與小提琴家帕格尼尼的聯系已經成了眾所周知的事情,您的創作究竟受到帕格尼尼多大影響呢?

        L:其實我一直都在拒絕承認我受到帕格尼尼的影響,而且我希望我們的藝術家應該堅決地拒絕扮演目空一切、自私自利的藝術家角色,我希望耀眼的帕格尼尼是最后一個代表。我愿他能把目標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放在外面;我希望他能知道精湛的技巧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俗話說:貴族就要有貴族的德行。那么我說另一種身份比貴族更為重要,那就是:天才就要有天才的德行。

        ?

        Q:您和肖邦的友誼也是音樂史上的一段佳話,能否談談您的這位好朋友?

        L:我從沒見過像肖邦那樣的詩人氣質,也沒聽過那樣精彩絕妙的演奏。音量雖然不大,但卻無懈可擊;雖然他的演奏并不華麗炫人,也不適合演奏會場,但卻絲毫無損其完美。

        肖邦有一種極度熱烈、易受刺激的天性。他可以緩和自己的情緒,但不能抑制它。每天清晨他都要重新開始一項艱難的任務,讓自己勃發的憤怒、灼熱的仇恨、無窮的愛、抽搐般的痛苦化為沉默,并以一種使自己沉湎其中的陶醉去拖延它們的到來,以便通過夢想去呼喚一個魔幻神奇的世界,使自己生活在其中,把它吸引到藝術里,以找到一種可悲的幸福。

        ?


        Q:您通過對舒伯特數十首藝術歌曲的改編展示了對他的熱愛。據說舒伯特也寫過歌劇,但是其知名度似乎完全不能與他的藝術歌曲同日而語。

        L:的確如此。舒伯特在音樂藝術中完成了偉大的任務,把畢生獻給了詩和音樂。盡管他過早地被奪去生命,但他注定要體驗其天才的成熟。因為在他生命最后10年中的作品數量和意義相當于其他作曲家一生的三倍。

        舒伯特的歌劇和他的藝術歌曲一樣自始至終保持著高貴的氣質,十分典雅優美,顯示著大作曲家的手筆,只是它缺少一種東西,那就是戲劇因素。確切地講,他的歌劇就像是由一系列清淡、優美、旋律通俗的歌曲連接而成,其中某些歌曲還值得歸入他歌曲集的精品之列。但是每時每刻又都會讓人覺得他缺少舞臺經驗和對戲劇的理解,而音樂的效果又并沒有強大到足以通過交響樂隊的優勢去彌補這些缺點的地步。當舒伯特把抒情作品的形式結構加以擴展時,舞臺上的形式結構也許就超出他的能力了。這說明,一位天才并非總是有同樣的能力去掌握一門藝術的所有形式。每種形式都在一位具有特殊天賦的人的呵護下贏得其最繁榮和最輝煌、最充分的發展。在肖邦身上我們看到一個很好的例子:他把非凡的能力僅限定在與之相適合的范圍之內。舒伯特的情況也差不多。在他多產的道路上,戲劇和交響樂方面的嘗試只能作為附屬性的東西來看待。特別是戲劇對于他的匆匆一瞥來說具有太過開闊的空間,而且對于他突如其來的直接靈感來說,舞臺所要求的組織太過復雜了。

        ?

        Q:在您的時代,一些同行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對您的作品有諸多微詞,這些您知道嗎?

        L:我當然知道。而且我還知道,對我作品的誤解是從萊比錫而來的。你要知道,門德爾松是世界上最善妒的音樂家,他從來就沒喜歡過我。有一次在晚宴上,他在黑板上畫我彈他的g小調協奏曲,但他把我的手指畫成了五只槌子。事實上,我是按照他的手稿彈奏的,但是我發覺曲子里有好幾個段落太過簡單,不夠開闊——如果我可以這么說的話,所以我就更動了原譜,照著自己的意思演奏。這當然讓他大吃一驚。他不像舒曼或者肖邦那樣會察納雅言。而且,門德爾松雖然是個不錯的鋼琴家,但還算不上是大演奏家,因為他的技巧還嫌不足,無法應付復雜的樂曲,以致他根本毫無能力演奏我的曲子,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詆毀我的名譽。

        ?


        Q:您除了演奏家和作曲家的身份之外,也是一位指揮家,請您談談對指揮這項工作的理解。

        L:我認為,一位指揮的真正任務是讓自己看來是多余的。指揮只是領航員,而不是工人。

        ?

        Q:瑪麗·達古伯爵夫人曾與您有過一段著名的戀情,后來和您分開了。她去世得比您早,那時您是什么心情?

        L:我無法偽善,所以我不會為她的死而流淚,反而會為她的生命感到悲哀。拉羅什富科(La Rochfoucauld)曾說,偽善就是向受害者致敬,這是真的,但向錯誤致敬就更是偽善。而達古夫人卻非常珍愛錯誤,甚至熱愛不渝,除了少數幾個升華的時刻之外,她根本不值得提起。

        ?

        Q:除了在作曲和鋼琴演奏領域,在音樂美學界也常常會提到您,特別是您的情感論主張以及對標題音樂的倡導。

        L:是的。我堅持認為,音樂按其本性并不是那么排他和絕對的,而是屬于情感的范疇。它具有不只一個與思想興趣相一致的連結點。聲樂可以通過歌詞來提高表現力;器樂則可以通過標題來達到這個目的。

        ?

        Q:我們現在的時代有一種現象,就是很多在音樂藝術領域高談闊論、發表評論見解的,常常并不是音樂專業人士,對此您怎么看?

        L:哈哈,這種現象在我們那會兒就已經存在了。我絲毫不想拒絕承認那些在文學、科學、哲學、人類進步的任何領域開辟新道路的著名英雄們。但是對這件事也不能保持沉默:他們的偉大功績絲毫沒有給他們權力剝奪藝術家們討論自己的業務的權力。外行總是想在藝術領域建立美學理論和完全支配裁判權,但是他們首先就做不到“全面了解對象”。因為他們在評判藝術和藝術作品完美的程度時,除了在有影響的藝術家圈子里或從公認的藝術作品的權威那里暗地偷聽來的意見以外,沒有別的尺度。

        外行的評論有時有一定益處、有時甚至很出色,但是對于真正地衡量出藝術作品的價值、斷定以及找出它們在什么地方有缺點和隱伏的妙處等等這樣的任務,不論現在和將來外行都是不可能完成的。專業藝術家如果從事文字活動,即使對藝術沒有特別的功勞,至少也不會有很大的害處,但如果玩兒票的和賣身投靠的筆墨壓倒藝術家的筆墨,那害處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我要問:評論藝術作品的權利不屬于藝術界的人還屬于誰呢?解決藝術問題不是從事這種藝術的人的事,又是誰的事呢?誰還能比親身從事創作的人更會品評那感受和創造的心靈的產物呢?因此,我呼吁,我們應當自己動手打掃自己的家,自己把在神殿里所有做買賣的、兌換錢幣的、放高利貸的人都趕出去!評論應當成為藝術創造者本人的事情。

        ?

        訪談的時間顯得如此匆匆和有限,當鍵盤圣手與我親切作別,我心中的問題似乎還有很多,而剛剛這詩意與哲理的對話,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我由衷地感到,男神不僅顏值高、琴技高,思想的深度與境界也是一樣高,而這一點是常常被人遺忘的…




        段召旭——古典音樂說明書



        聲明:樂韻琴校未設立分校 請家長辨識清楚

        welcome


        樂韻琴校

        讓您的孩子站在最高的起點上!

        樂韻琴校創建于2007年,由歸國鋼琴、聲樂碩士帶隊執教,師資力量雄厚,教學經驗豐富,樂韻琴校始終秉承作最專業的鋼琴教學,為更多的懷揣音樂夢想的孩子插上理想的翅膀,通向音樂的殿堂!



        長按加關注哦~

        新鄉市樂韻琴校期待您的加入關注!

        咨詢電話 :?0373-3690402 ?15903066861

        【地址】新鄉市人民路與新一街交叉口向北200米路西





        舉報 | 1樓 回復
        女人睡多了男人的征兆
          <source id="umodd"><nav id="umodd"><strike id="umodd"></strike></nav></source>
            
            
          1.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span></cite>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var id="umodd"></var></span></cite>
            <cite id="umodd"><span id="umodd"></span></cite>